天津两例出院病例核酸复查阳性再次转入海河医院

记者从天津市疾控中心获悉,天津第29例、43例确诊病例,出院后对其继续集中隔离观察期间核酸复检为阳性,已转入市海河医院观察治疗。

据悉,第29例病例2月13日出院后,一直在和平区集中隔离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;第43例确诊病例,2月11日出院后,一直在宝坻区集中隔离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。2月27日,二人复查核酸检测为阳性,再次转入海河医院。

假如股指变动符合正态分布,1980年1月1日到1987年10月16日,道琼斯每日的波动的平均值约为0,标准差为1.16%,因此单日下跌22.6%相当于一个负20的标准差(22.6/1.16)事件,而在正态分布下其发生概率为2.8×10^(-89),这个数字什么概念?

拜登当天在一场线上竞选筹款活动中说:“记住我的话,我认为他将试图推迟选举,给出一些无法按期举行(总统选举)的理由。”

虽然美国在1929-1933年的大萧条期间道琼斯有四次介于8.4%到12.8%的单日跌幅,可这史上第二跌幅12.8%也和三级触发需要的20%距离遥远。不过,美股大盘期货市场因为定的标准低,偶尔会发生短暂熔断。

此人名叫维克多•尼德尔霍夫。哈佛本科毕业后在芝加哥大学金融系取得博士学位,1967-1972年他任教于加州伯克利大学金融系,期间发表了无数如何从市场价格异常中赚钱的学术文章(顺带说一句,美国“黑色星期一”被普遍认为由一项叫做“投资组合保险”的金融创新造成的,而发明者是伯克利大学金融系的两位教授)。

可谁又知道在1997年10月27日市场下跌7.2%的那天,尼德尔霍夫却因为无法交付保证金,损失巨大而被迫关闭了自己的基金!原来他在泰铢上的头寸因为东亚金融危机而导致亏损,本来类似的损失他之前也多次经历,不算什么大事。

问题出在哪里?显然,股指变动并不服从正态分布这个假定。股票回报分布是高度不对称,不符合正态分布的,实际上,大盘指数出现大跌的概率要远远大于出现同样幅度大涨的概率,因此熔断实际发生的频率就会加大。

第三级熔断之所以设在20%下跌这个最接近“黑色星期一”的幅度,是因为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,原本就应该是接近零的。但这么说大家还是感觉不到全天停止交易有多难。我们可以来做一个数学题,看看“黑色星期一”发生的概率。

如果参考历史,投资者倒是可以考虑在这个时候抄个底再静观其变。回到1997年10月28日美股熔断第二天,市场在最初的下跌186点后快速反转,收市上涨337点(4.7%)。

由于市场对这次熔断触发的争议,外加学术界吵来吵去对熔断机制还有磁吸效应达不成共识,这回美国证交会倒是从善如流,开始考虑再次修改熔断触发条件。1998年1月,时任美国证交会主席阿瑟•李维特在参议院证券委员会就作证时表示,熔断机制只应该在极端异常的情况下被触发,何谓极端异常,李维特的原话是“当市场价格下跌剧烈到让流动性和信贷都枯竭了,或者市场出现恐慌驱动的螺旋式价格下跌”。

一位折戟熔断制的投资大师

当指数期货市场被暂停交易几秒后,在接下来的15分钟内道琼斯又上升了600多点。更奇怪的是,许多股票以完全不可思议的价格成交。比如苹果和苏富比出现10万美元一股的成交价,埃森哲出现1美分一股的成交价(通常价格在40美元)。

最近几天,我把这个故事反复讲了几遍,觉得前期中国发生疫情,美股更没事一样涨涨涨,跟历史实在是太像了,我就隐约觉得会重复一次。

1980年,尼德尔霍夫开创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投资公司,并以出色的业绩吸引了乔治•索罗斯的注意,尼德尔霍夫一开始只是指导索罗斯如何进行商品和固定收益的投资(此前,索罗斯擅长的是股票和货币交易)。索罗斯后来干脆直接给了他1亿美元,让他成为量子基金的合伙人,还把儿子送去跟他学习如何做交易。

“黑色星期一”发生的概率有多大?

2013年这次修改加入了标普下跌触发熔断的三个百分比:7%,13%和20%。所以,也可以说昨晚美股的熔断是新标准下的“开山之作”。

据媒体报道,尼德尔霍夫1980-1996年的年化回报达到35%。在1996年他出版了一本畅销书《投机生涯》(The Education of A Speculator)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投资经验,当时他的名望达到了顶峰,成为当时美国最有名的对冲基金大师之一。

美股现行熔断规则是怎么来的?

昨晚的交易,不知道让多少机构彻夜难眠。在新故事还没出来前,大家不妨再听我讲一个老故事,关于一位投资大师折戟于1997年10月27日道琼斯下跌552点(7.2%)而发生熔断时的故事。

市场大跌的主要原因是东亚金融危机3个月后,由于投资者的投资组合调整而传播到美国。前一天港股恒生指数跌了6%,把美国投资者吓到了,但美股熔断后,第二天香港投资者又吓到了,港股跌了14%,因为香港没有熔断制。

按拜登的说法,推迟选举是特朗普自认能够获胜的“唯一办法”。他声称,特朗普不愿给美国邮政公司划拨救济资金,意图是“让民众难以投票”。

路透社22日发布与益普索集团合作民意调查的最新数据,显示特朗普在密歇根、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三个选举“关键州”的民意支持率都低于拜登。2016年总统选举中,特朗普在这三州以微弱优势获胜。(闫洁)【新华社微特稿】

因为这史上第一次熔断,美股在1998年4月改了熔断规则(见上图),提高了触发标准,使得股票市场熔断几乎没有可能再发生。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最严重的10月和12月,道琼斯先后创下单日下跌7.3%, 7.9%和7.7%,这离一级熔断需要的10%还差得远呢。现在大家就明白道琼斯昨晚的下跌是什么级别的了。

1997年10月27日发生了什么?

法新社报道,不少人认为邮寄选票有助于防控疫情,但特朗普认为这种方式可能为舞弊创造条件。

这次也不例外。(完)

无论是算成第二次,还是“开山之作”,昨晚看到熔断这一幕我也蒙了,因为我清楚地知道,熔断制的设计者之所以多次修改规则,其实就是不希望熔断发生。当年熔断设计者曾经对记者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:“美股熔断时,一种可能是遭受了核打击”。我不知道,他们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提高熔断触发的门槛。

据估算宇宙已经存在了约150亿年,这相当于5×10^(17)秒,这样,我们从宇宙诞生至今随机抓取一个特定秒的概率为2×10^(-18),而这个数要远远远远大于2.8×10^(-89)。换句话说,股票市场就算从宇宙开始起就存在,并按照均值0,标准差1.16%的形式存在,那么黑色星期一就绝对不可能发生。但事实上,黑色星期一发生时纽约交易所的历史不过是短短170年而已。

现在大家叫这个“黑天鹅”策略,不过更形象的比喻是“在奔驰而来的火车头下捡硬币”策略。10月27日这只黑天鹅飞过,这辆火车头就从尼德尔霍夫身上轰隆隆地碾压过去啦。顺便说一句,尼德尔霍夫后来东山再起,在2001-2006年他的对冲基金投资达到50%的年化回报,可惜的是在2007年次贷危机中他的损失达到75%,不得不再次关闭基金。这位投资大师如此戏剧性的经历,从一个侧面反衬出7%的下跌是多么罕见的一件事情。

一名政府官员本月早些时候告诉《华盛顿邮报》记者,特朗普明确表达,如果应对新冠疫情的救济议案包含给美国邮政公司的拨款,他将不会签署。美国媒体推测,特朗普认为美国邮政公司无需救助。

熔断制就是在“黑色星期一”(1987年10月19日道琼斯在没有基本面坏消息的背景下一天跌了22.6%)之后设计出来的,本意是在市场快速下跌时,给投资者一个暂停交易的冷静思考期,以避免恐慌性的抛售。

但这回他却采用一种卖出“价外看跌期权”的策略来翻本,简言之,尼德尔霍夫发现历史上美国股指在一天下跌7%的概率只有1%,于是他卖出以7%下跌幅度的看跌期权,买方则得到市场价格下跌的保险。99%的时间内,这样的事件不会发生。尼德尔霍夫就从买方赚到一个保险费,虽然这样的价外期权极其便宜,但合同的量一上去,外加杠杆后的回报可是非常之高。

至于为什么会发生在昨晚,关注近期市场巨幅波动的投资者都不会有太多的意外。算上1929-1933年大萧条单周发生的大跌,2月24-28这一周的累计跌幅排进了美股历史第10名,而前面九次包括一战爆发,2008年金融危机,或者经济萧条(4次),2000年科技网泡沫破灭,二战敦刻尔克大撤退,1987年“黑色星期一”等。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,上周末石油市场的腥风血雨,经济衰退危险下股市摇摇欲坠,再加上ETF的推波助澜等等一系列因素叠加。

熔断规则之所以到了2013年2月又修改了一次(见上图),是因为到了2010年5月6日,美股发生的“闪电崩盘”把市场吓了一大跳,短短五分钟道琼斯下跌了999点,相当于9%,虽然没有触发股票市场熔断(触发标准是道琼斯下跌10%),但这已经是最接近的一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