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磅消息传来!这个板块见底了吗——道达对话牛博士

A股市场总是这样,一阵心灰意冷,一阵莫名兴奋,一阵狂热喧嚣,接着又是心灰意冷,甚至是心如死灰。而市场也就这样周而复始,不断前行。

连续调整多日之后,本周五大盘总算出现止跌反弹迹象。止跌的不仅仅是主板,不仅仅是机构抱团的白马股,前期超跌的科创板也止跌了,就连刚刚遭到“清洗”的“小而差”,周五也有不少个股开始反弹。

北宋神宗元丰末年,东京(今开封)贡院在开考前夜突发大火,负责考务的官员和吏卒有14人(一说40人)丧身火海。事后京城内有传言“烧得状元焦”,贡院修复后重新开考,果然是名为焦蹈的考生高中状元。

大致在北宋中期以后,官府才开始修建专门的建筑作为贡院考场。贡院内部设置成排的相互隔开、相对独立的小房间,即号舍,考生在号舍参加考试。根据考生人数多少,各地贡院号舍少则数十间,多则三五百间、上千间,清代北京顺天府贡院甚至有号舍10420间,江南贡院更是达到20644间。

明英宗时期,贡院火灾频发。正统三年(公元1438年),顺天府乡试刚考完第一场就发生火灾,号舍和试卷都被焚毁,所幸没有人员伤亡。但后来的考生就没这么幸运了,明英宗天顺四年(公元1460年)会试,贡院起火,每排号舍的房门和贡院大门均紧锁,十多名考生葬身号舍,“焦头烂额、折肢伤体者不可胜计”。但朝廷并没有从这次火灾中吸取足够的教训,更谈不上完善贡院消防设施,以致三年之后发生了更为惨烈的火灾。

尽管科创板公司很多跌幅较大,但主流资金对这个板块依旧是非常看好。周五另外一个消息是,铂力特被朱雀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举牌了,这是科创板的首例。这个消息,有可能会成为刺激科创板展开反弹的一个“导火索”。

这一切,是否意味着市场又将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?今天,牛博士有几个问题想问问达哥。

牛博士:谢谢达哥的提醒。第二个问题,主板市场反弹了,机构抱团的白马股也反弹了,你认为市场风格是否会重新回归主流?

本周,很多创业板低价股出现大跌,不少个股日内就出现了振幅超过30%的杀跌,其杀伤力是很大的,不亚于期货市场大幅震荡的威力。

这波调整,原因也有很多,有限售股解禁的问题,也有创业板注册制落地导致资金分流的问题。更重要的是,很多科创板新股上市后的大跌,甚至破发,使得整个科创板的赚钱效应大幅减弱。

火灾事故频发,号舍条件逐步改善

道达:最近两周多,科技股、消费股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调整。科技股调整幅度更大,不少公司股价被腰斩。而消费股,虽然也在调整,但跌幅相对要小一些,尤其是白酒股在本周率先反弹。

如果有些人还融资交易,可能损失更惨。受到这种伤害之后,短期要想迅速恢复元气,难度非常大。而且你根本不知道,管理层是否还会进一步加强监管措施。

贡院生活的恶劣,其实也是古代物质条件相对较差的一种反映。在当时的条件下,作为“抡才重地”的贡院已经是最好的建筑之一了。京城贡院是规模仅次于皇宫的建筑群,省城贡院则是当地最大的建筑群,无一不是谨严有序,气势宏大。

至于消费类白马股,我一点也不担心机构抱团会瓦解。今年发行了创历史天量的基金,这些基金进场之后,你认为他们会去炒小炒差吗?肯定不会的!而主流股票调整幅度越大,也给了这些资金更好的进场布局机会。

牛博士:达哥,你好,今天我直接问你以下几个问题吧。第一个问题,创业板低价股的炒作,是否就此告一段落了?

明清乡试、会试均有三场考试,考生一场考试就要在号舍里连续待上三天两晚,三场试下来就是九天六晚。只有每场考试结束的那天晚上,考生才能回到住地休息,换洗衣服,整理被褥,更换笔墨纸砚、餐食烛台,以备明朝再战一场。

天顺七年(公元1463年)会试第一场考试期间,在贡院巡查考场的士兵生火取暖,引发火情。负责考务的御史焦显死守考场纪律,“扃其门”,紧闭贡院大门。里面的举子无法逃脱,外面的军士也不能进入贡院救火,以致“烧杀举子九十余人”,烧伤者不计其数。

道达:科创板近期确实日子非常难过。科创50指数7月份最高1700多点,8月初最高反弹到1500多点。当时,部分科创50ETF基金在7月中旬就已经上报了,但证监会一直没有批下来。现在看,确实还是有先见之明啊。这一波调整,科创50指数跌到1200多点。

而这类个股,很多都是股价长期在底部横盘,真正的套牢盘都距离当前股价很高的位置,所以游资一旦发动攻势,很容易就将这些个股炒起来。再加上散户投资者向来就善于跟风,这类个股炒起来就更加容易。

所以,对于这类个股,下周初就算还有反弹,我认为依然要提高警惕。

1.3平方米的号舍还不是每个考生都能享受的正常待遇。在贡院的建造过程中,会有偷工减料的现象发生,号舍面积严重缩水,窄到“广不容席”,一床草席都放不下;矮到“檐齐于眉”,前檐只和人的眉毛持平。考生坐不了多久,就腰酸背疼。

从隋炀帝时期正式设立,到清光绪三十一年(公元1905年)废除,科举制度在中国历史上存续了1300多年,大约十万名进士和百万名举人从科场走出。贡院生活虽然辛苦,但对将要承担“天降大任”的学子们而言,也不失为一种“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”的历练。

对于近期的调整,市场风格的暂时转换,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。而且可以清晰地看到,最近两周时间,北向资金也在持续净流出,这使得前期的主流品种处于较为不利的局面。

按照当时科举制度规定,破损考卷作废,答卷人自动落榜。所以,考生们宁肯自己被淋成落汤鸡,也会护考卷周全。只是如此一来,发挥水平不免受到影响。即便是能遮风挡雨的坚固号舍,考生在进入号舍开考之前,还得自己动手,清理出一个相对整洁的考试环境。

贡院不解决伙食,考生需自带食物。唐朝进士陈存能“将试前夕,宿宗人家,宗人为具入试食物,兼备晨食”,由亲戚为其准备考试餐食。在吴敬梓的《儒林外史》中,富裕考生可以提前购买月饼、蜜橙糕、莲米、圆眼肉、人参、酱瓜、板鸭等美食,还有“阿魏”等助消化的中药。寒门举子囊中羞涩,或是带够几天的干粮充饥,或是略备粮米蔬菜,在考试间隙自己生火做饭。每个号舍“前置炉一个,炭一篓,为士子煲茶汤饭食之用”。

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最新规定,本手记不涉及任何操作建议,入市风险自担。

除火灾外,因建筑质量问题,科场上其他安全事故也频有发生。清乾隆时,江西吉安府院试期间,考棚突然倒塌,压死正在奋笔疾书的考生36人,另有多人受伤。乾隆下诏追赠死去考生为秀才,是为“钦赐生员”。

(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博士)

道达:创业板低价股的炒作是近期市场的一个焦点,但在本周出现了非常巨大的波动。尤其是在媒体炮轰“炒小炒差”之后,很多个股当天就出现了超过30%的巨幅震荡。

明清时期,科举乡试、会试一般三年一次,所以号舍使用一次后,就得封存三年,直到下次考试才开启。三年间无人整理,号舍里泥灰遍布,尘土飞扬,挂满了蜘蛛网。有的号舍破旧到“上雨旁风,架构绵络”,连风雨都不能遮挡。

创业板低价股的炒作,发起于创业板注册制的落地,由于20%的涨跌幅限制,以及创业板良好的“群众基础”,给这类个股提供了炒作的土壤。

当然,更重要的,还是之前的调整幅度确实已经很大,调整是比较充分的,这给科创50ETF创造了比较从容的建仓空间。

接下来要上的蚂蚁集团、吉利汽车,基本都是大盘股。而且,蚂蚁集团将是A+H上市,吉利汽车本身就有H股,到时候港股的低价,会不会对A股股价产生影响,这也是一个问题。

牛博士:刚刚你说到了科创板,而科创50ETF目前也获批了,你对这个消息怎么看,是否有望带领科创板走出低谷?

唐代进士科考试一般在农历正月举行,时值隆冬,长安寒意侵体,考生们尽管“携脂烛水炭”,用以取暖,但“分坐庑下,寒余雪飞,单席在地”,在走廊下席地而坐,不免冻手冻脚。南宋正月省试时,考生被临安(今杭州)的湿冷天气“魔法”攻击,“笔砚冰冻,终日呵笔,书字不成,纵有长才,莫克展布,年高之人,至有不能终场者”。明代会试亦是在农历二月中上旬举行,北京天气更加寒冷,滴水成冰,考生只能哆哆嗦嗦地答题。直到乾隆十年(公元1745年),朝廷念及北方二月“天气尚未和暖”,方将考试时间改为三月中上旬。

另外,别以为低价股的炒作是被舆论打压了。没有舆论的监督、管理层的监管,这类股票照样会从高空“坠落”,只是可能会更晚一些,股价在更高一些的地方出现大跌而已,最终受伤害的还是散户。如果管理层真的不作为,可能散户还会抱怨,为啥不早点告诉我们股市有风险?

数天考试不得离开考场,吃喝住用都是挑战

对于科技和消费两条主线,下跌的原因其实并不相同。科技股,主要受外部因素的不利影响比较大,而且自身的波动性也是比较大的,一旦跌起来确实比较难受。

尽管在本周五,有些大跌的创业板低价股又再次反弹,但我个人认为,接下来这些个股的风险将大于机会。

而且,贡院号舍的条件也是逐步改善的。明朝初年的号舍多是木制墙板,因为屡发火灾,清代就改为砖墙结构。为让考生坐得舒服一些,原先砖土坐凳也改为木制号板。不过,1.3平方米的号舍面积没有扩大,因为这最大程度满足了考生独立静心思考作答的需要,也便于防止作弊。

事后,明英宗为示抚恤,赠予死去的举子进士出身,还亲自为他们撰写祭文。朝廷将罹难者遗骸收敛后,分成六个大坟安葬在北京朝阳门外,立碑曰“天下英才之墓”。这次火灾的亲历者举子陆容,在其书《菽园杂记》中收录了时人写下的一首七律悼诗,“回禄如何也忌才,春风散作礼闱灾。碧桃难向天边种,丹桂翻从火里开。豪气满场争吐焰,壮心一夜尽成灰。曲江胜事今何在?白骨稜稜漫作堆”,读来令人不胜唏嘘。

当然,目前面临的一个问题是,科创板如果继续较大规模上新股的话,市场还能不能承受,这需要考虑。

此外,根据一些学者观点,古代科场生活也并不完全暗无天日。因为留下这些凄惨记录的,大部分是科场不得意的落魄文人。他们记忆中的科场是其一生最大挫折,故成为笔下的最深伤痛。而对及第者来说,贡院只是他们今后光辉前途的新起点,和宦海沉浮相比,九天六夜的科场更只是寻常经历而已。

明清乡试大都在火热八月进行,酷暑难耐,考生挥汗如雨,随身用竹筒灌装的饮用水大多只够喝一天,后面两天只能喝贡院井水。而贡院水井三年一用,清洗不够及时,水质没有保障,加上食物容易腐败变质,经常有考生在贡院突发肠道疾病身亡。光绪二十八年(公元1902年)福建乡试,头场就有4个考生病死贡院,第二场又有3人因病魂断号舍。

贡院夜间锁院,考生只能在1.3平方米的号舍内睡觉。号舍两边砖墙上离地面大约一尺五寸和两尺五寸高的地方,设计有上下两道砖缝即砖托,用以搁放两块一寸八分厚的号板。下面的号板靠里,可以当椅子坐;上面的号板靠外,可以当桌子用,如此便组合成一套考试桌椅。考生将上面号板取下,与下面的号板一起搁放在下层砖托内,便组合成一张床板,用以在夜间休息恢复精力。

然而,贡院整体规模的宏大,不能掩盖号舍单体空间的狭窄逼仄。每间号舍三面有墙,唯有南面无门敞开,内部宽3尺、深4尺,前檐高6尺,后墙高8尺,建筑面积大约1.3平方米左右。如此狭小的空间,被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》中逼真地形容为蜂巢,“其归号舍也,孔孔伸头,房房露脚,似秋末之冷蜂”。

而根据最新的消息,新获批的首批科创50ETF共有4只基金。据报道,这4只ETF的规模都将可能超过100亿,如果完成成功发行,那么一定会给科创板带来足够的支撑。

北宋中期才有专门贡院考场,1.3平方米的号舍是标配

和今天高考一样,古代科举一般都要考数场,时间持续数天。和今天高考不一样的是,考生在连续数天的考试中都不能离开考场,一切吃喝拉撒均要在贡院进行。

然而,我始终认为,这样的投机交易不可能成为常态,再加上散户投资者辨别公司好坏的能力较为欠缺,因此在人声最鼎沸的时候,很容易就在高位接了盘。

在科举制度刚刚产生的隋朝和唐朝初期,科举并没有专用的考场,一般是借用吏部办公区举行考试。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(公元736年),科举考试由吏部改为礼部主持,“始置贡院”,作为考试专门机构。但此时的贡院仍然借用礼部或尚书省等机关办公区,考试时临时搭设考场,考完恢复原状。

吃喝住用中的艰辛还只是寻常之事,对考生最大的威胁,是各种安全事故导致的人员伤亡。考生在贡院内白天生火做饭,夜间秉烛照明,冬日还要烧炭取暖,号舍又是低矮的砖木结构,火灾等安全事故遂难以避免。